把握住生命中每個環環相扣的際遇-常在國際法律事務所交大電子范銘祥學長專訪

2017-05-02 09:04:42

陳秋雲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列印本頁 | 回公告系統

 

        

 【交大電工逢十必訪編採小組-系友專訪第五話】 

本專訪文章來自『交大電工逢十必訪編採小組』,該小組於2015年成軍,今年邁入第二年,期望藉由在校學弟妹的採訪,讓學長姐的豐富經驗造福更多後輩,並增進學長姐、母系、在校學弟妹之間的鏈結,讓我們凝聚在一起,相互提攜、薪火相傳。小組由張錫嘉教授(電工84)指導,成員主要為大一學弟妹,採訪與大一級別相距逢十級的學長姐。

 

 

把握住生命中每個環環相扣的際遇-常在國際法律事務所交大電子范銘祥學長專訪

 

史旭冬

採訪˙林伯翰/史旭冬

 

座落於新竹科學園區的常在國際法律事務所新竹分所雖然空間不大但卻處理著成千萬件的科技法律糾紛。身為新竹常在的負責人也是電工77級的范銘祥學長即使工作繁忙卻還是從百忙中抽空接受學弟妹採訪,讓我們感動萬分。

 

身為法律人卻可以從范銘祥學長身上看到濃濃的電工魂。談話時總是笑靨迎人從容自得敘述自身的經歷以及解答我們的疑惑。學長也給了對未來要走法律的學弟很多建議讓我們除了工程師外又有了另一條路可以選擇。

 

 

從交大到智慧財產局

 

學長笑著表示自己會進入智慧財產局也是誤打誤撞

 

那時候的交大發展很單一可以修的課不是管院就是理工功課很重而且生活有點苦悶所以常常自己去圖書館唸一些閒書。

 

交大畢業之後學長決定挑一個不同的環境所以就到清大去就讀。學長說當時班上念研究所的人大部分都是選交大,全班只有他一個人念清大。之後在找工作的時候,因為學長在研究所有在翻譯專利說明書這個機緣,也有一部是由於在交大時常常看所謂的「閒書」剛好那時候的中央標準局也就是現在的智慧財產局在徵人,學長當時覺得專利的工作很新鮮、很有趣便去應徵,順利走上智慧財產這條路。

 

學長開玩笑說,當初進入智慧財產局真的種種巧合,其中一個原因是報名高考當兵新訓時可以請公假所以就在入伍前報名高考,預官新訓時參加考試,沒想到順利考上,加上家住台北想留在台北工作,就誤打誤撞進入公領域。

 

 

工作需要,繼續進修。

 

工作幾年之後,學長發現單純的技術背景是不夠的專利的審查需要一些法律的背景知識。與其向外求助還不如自己弄清楚因此就去東吳碩乙組念法律但由於東吳如同美國的JD (Juris Doctor)一樣,是第一個法律學位,故科目設計是一些基礎法學科目也因此在考上律師之後,學長又繼續到台大法研進修念經濟法組以充實智慧財產方面的內容。

 

走上智權律師的過程中經歷了許多轉折,當初要不是當兵想放假也不會去考高考,要不是審查專利後產生對法律進一步瞭解的渴望也不會去念東吳碩乙,要不是念東吳碩乙也不會去考律師要不是考上律師也不會離開公部門出來當律師這些轉折看起來似乎毫不相干但是「最後回頭看,會發現其實每個生命的環節都是扣在一起的因此學長也鼓勵我們不要認為現在做的事情毫無意義而怠惰,因為將來這些看似沒有意義的事可能都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學長提及他進入智慧財產局時台灣的專利才剛起步,園區很多公司都沒有專利部門而且那時候園區也剛發展沒多久,尚未發展到會被國外大廠告或互相告來告去,所以並不是因為看到專利這個遠景才進去,真的是因為種種機緣。

 

 

智慧財產新近熱門議題

 

學長提到現在很多公司智權其實佔比重都很大,像Texas Instruments(德州儀器),以前有一段時間本業沒那麼好但是靠智權授權也增加不少收入。又像IBM,本業還不錯,而智權方面的收入也貢獻不少。另外像高通,不但本業還不錯,且佔有3G4G通訊領域的專利相當比例。

 

另外跟高通一樣專利很多的Interdigital這一家公司本身只有研發沒有產品,收入都是靠專利授權而這家公司的本事在於養了很多RD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專心研發再申請專利,所以3G專利不亞於高通。

 

學長最後也說到專利蟑螂這個名詞就是形容一些積極發動專利侵權訴訟以獲取賠償,卻從沒生產其專利產品的公司也因此開始出現專利授權聯盟來防範專利蟑螂

 

另外,涉及產業標準的專利爭議,也是近來火熱的議題。例如IEEE即設立一個標準委員會專門制訂相關標準。如果某公司的專利要成為標準必要專利,將來的授權就必須符合公平合理的原則也就是FRAND(fair, reasonable, and non-discriminatory terms)Interdigital由於擁有許多標準必要專利且完全仰賴授權收入,因此受到很大的影響。又因為專利授權必須以最小銷售單位為基準計算權利金也就是原本一個手機產品可能可以用接近整個手機的價格去計算權利金之比例但現在從一個手機之價值變成一個晶片,其價值差了千百倍。

 

 

科技法律的相關訓練

 

學長說由理工轉到法律的學生最大優勢是有技術背景。且受的訓練跟法律系不一樣,理工學生比較實際,遇到問題會採取比較單向思考的方式去順序解決問題。找出解法再考慮是不是最佳化,這是工程方面的訓練。

 

法律學習方面,台灣的法律訓練比較像是教育每個人要去當學者。比如說面對一個實務問題時,通常會列出主要學者的學說,可能有甲說乙說丙說,通常沒有一個標準答案,只是告訴你有這麼多學說,來訓練你的推導及判斷能力,所以很像在訓練學術能力,這是大陸法系的訓練方式。這在平常念書時很有趣,然而以前台灣在律師考試時,雖然表面上是要你判斷哪一說比較有道理,但其實是要你猜是哪一派學者出題,所以考試時不像在考你的推論能力,反而有點像在賭大小,但聽說現在律師考試已經不會這樣了。

 

而美國是非成文法訓練方式也不太一樣,美國法學院比較像律師訓練所。學長認為台灣的法律訓練方式有個壞處,就是大一新生去念時,年紀還小的新鮮人可能根本不太理解各學說的背景,如此一來很難吸收。或許等到年紀較大較成熟時,面對這樣的訓練方式比較可以吸收,然而年紀很小就可能只能用背的。

 

學長也提到美國的訓練方式,就是大學部沒有法律系,等每個人各有專業之後再讀法律也就是所謂的學士後法律系。美國的法學院利用3年的時間去訓練學生成為律師。

 

像台灣的話,例如學習民法可能是依整部民法法典的架構學習,先從各法條的概念學起然後學習各法條的相關學說或實際案例。而美國法學院訓練的方式,例如契約,是依契約之要件及效果分成不同主題章節,而因為是非成文法,各章節的組成都是判決先例,因此學生要直接從每個案件去得出你的理解及觀點。而且美國的法學實務藉由判決先例的累積,法律見解會不斷的更新,一個判決會影響到下一個判決。這樣法律見解的演進當然比修改法律還快而在技術發展快速的高科技專利領域相對來說更是快上很多。

 

 

台灣對智慧財產人才培育是否足夠?

 

學長提到台灣很多學校都有設立科技法律研究所,提供很多理工科或非法律系畢業的學子接觸法律的途徑。等於說這些人學成之後便成了種子,然後到各行各業去散播法律的知識。這樣一來他們到公司,能在公司裡推行或是讓公司裡面的人了解法律方面的重要性。

 

關於專利的重要性學長表示專利並不是現在開始越來越重要而是已經很重要了。科學園區發展這麼多年了,大概很多公司都被告過,大家也了解專利的重要性,因此才會有智慧財產法院在幾年前設立,把智慧財產爭議集中在智慧財產法院審理。

 

以前,散佈各法院的法官久久才碰到一件智產權的案子,因為不熟悉技術,所以專利案件通常都需要送鑑定,然後有鑑定結果再來判決現在智慧財產法院由於法官每天都在處理這些案子,而且有技術審查官輔助,故不會把輸贏都交給鑑定,這樣正反雙方是在法官面前辯輸贏而不是靠鑑定來決定,這是這個轉變帶來的好處。

 

另外學長建議讀電工的學弟若未來想走其他的領域可以在念碩班前先工作一兩年,透過工作的洗禮可以讓你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比如說對專利很有興趣,可以先去當個專利工程師確定你很有興趣再去念科法所,以免念了覺得很無聊再改行而浪費光陰。

 

學長最後也勉勵讀理工的學弟如果要走法律的話不要擔心趕不上別人因為訓練方式不一樣,擁有理工背景會比一般法律系的學生有不一樣的思考方式可以化為多樣性的優勢。

 

 

智慧財產權對科技的發展是好是壞?

 

學長表示,智慧財產權對科技的發展是好是壞要看你用什麼角度去看如果是高通這種擁有很多專利的公司,當然覺得很好。而台灣的小公司當然覺得很不好,因為會一直被告。但學長認為智慧財產權法就像一套遊戲規則,對整個科技的發展應該是好的

 

以藥廠為例,一家公司可能投入數以億計的錢發展新藥,但如果沒有專利保護,別家公司可能只要跟著做就好,根本不用花大筆錢去研發,這樣會讓市場上的競爭者沒有動機投入研發。對科技公司也一樣,因為有專利保護,他們才敢投入研發。

 

 

後悔唸電子系而沒有選擇法律系嗎?

 

學長說他並不後悔念電子系,因為如果當初直接念法律,可能的路就是考律師或當司法官,雖然先念電子繞了一段路還是當律師,但這是生涯發展選擇的結果,而如果只念法律可以走的路的選擇就比較受限

 

學長也鼓勵學弟妹,倘若自己還不知道興趣所在或是要念什麼,就先努力的把當下的路走完,將現在的東西把握住,將來都可能會用到

 

我們從學長的身上就可以驗證這件事,從交大電子系,到清大工業工程然後進入智慧財產局,最後進常在成為法律人,這些看似毫無關聯的轉折最終卻又環環相扣,都是因為學長能夠把握住當下,才能造就他成為一位傑出的智慧財產專家

 

 

本貼文照片:范銘祥學長()、史旭冬同學()、林伯翰同學()


picture 1
 
';